智弱画脚瞎眼po

來跟我一起進入新日暮裏吧♂

【王苗】Magic Power 上

我疯了这是什么宝物

岩Kiro:

王马小吉×苗木诚——《弹丸论破》


是车的前奏
剧烈OOC巨雷无比
雷别看,瞎眼不负责
或许有all苗木倾向
王苗真是太好吃了!!!!世间竟有如此好吃的cp!!!!!而且推上居然还有粮【。】




即便是在白昼也无法从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中判断出究竟处于怎样的时间。
王马来回舔舐着手心,在人仿佛会被轻而易举吹走的天气里出行并不是件好事,虽然狂风暴雨与森林中隐藏着的威胁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但在恶劣环境中行进的感受简直糟糕透顶,这正是他现在的感受。
不断在发育繁茂的树间快速穿梭,即使如此天色还是迅速的暗了下来,在他终于抵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深夜了。他的双眼反射着幽幽的紫光,瞳孔仿若满月一般。王马轻盈地落在木屋的门前,屋内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但门也没锁,他一脚就踹开了。
屋内仅仅有一张小床和一套桌椅,毕竟只是一个落脚的地方。在床上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少年,在王马踹开门的时候惊讶地向他看去。
“王马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刚好路过啦~”王马笑嘻嘻地说,随手把门关上将风雨阻隔在外,“苗木酱这样可真是狼狈啊,明天一早就会死掉吧。”
苗木听到他的话之后无奈地挠着脸颊苦笑:“王马君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诶?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我完全忘光了哦,苗木君快趁着死前回忆一下吧。”
王马并没有接近苗木,而是站在门边不急不躁的打趣着苗木。
“王马君为什么要过来呢,刚好路过是在说谎吧。”苗木并没有顺着王马的话接下去。
那不是肯定的吗,王马的住处离这里哪怕是不停歇全速赶路都要十天。
“那苗木酱是怎么认为的呢?”王马凝视着苗木,苗木此刻因为生命力的流逝而脸色苍白,失去魔力无法抵御寒冷的他甚至因为这样的天气瑟瑟发抖,“我不惜花费这么长时间,特地赶到偏僻得连个鬼影都没的破地方来见你的原因。”
“王马君,淋了这么久的雨很冷吧。你快用魔力清理一下吧。”苗木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避开了王马的提问。
“吵死了!少在那里转移话题了!”
他听说苗木失去使魔的时候已经是战争结束一周后了。一般来说失去使魔并不会对魔法师造成太大影响,顶多休养生息一阵子就行了。只是苗木失去的使魔过于特殊,当时苗木为了救他不惜将自己的生命与其链接在了一起。一旦这个使魔死亡,苗木的生命力与魔力便会流失,最多一个月就会因为生命力的枯竭而去和那个使魔作伴。
苗木除了他以为也并没有别的使魔,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情况危急他根本不会与其签订契约。
话虽如此,如果有实力强大的魔族和妖族和苗木签订生命共享的契约的话,苗木压根不会有什么危险。这对普通的魔法师来说或许是极为困难的事,但对苗木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而苗木此刻的情况完全不是那回事。
也对,他在战争结束后就彻底失踪了。如果不是王马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话他也无法找到这里。
“……”苗木犹豫了一会儿,缓慢地开口说道,“王马君是为了来见我最后一面?”
话音刚落苗木便被仿佛闪电般迅捷的王马抵在墙上,被王马瞬间尖锐伸长的指甲在脖颈处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从中流出带有微弱魔力的鲜血。
苗木闷哼了一声,对王马投以疑惑的目光。
“答对啦~当然不止是来见苗木酱最后一面,还有来送我最喜欢的苗木酱最后一程啦~”王马的语调如往常一样轻快,并没有因为内容有丝毫改变,“虽然苗木酱魔力流失得差不多了,但你的血也是价值连城的嘛,得到的话一定可以天下无敌啦~”
说罢,王马便伸出舌尖将苗木流出的鲜血舔去。
下一秒,他立刻意识到了苗木究竟为什么一个人溜到这里来。
苗木的魔力并不是流失了,而且链接上出了问题,根本无法动用魔法。
“王马君,不要。”苗木将手撑在王马的胸上说道。
“不要什么?”王马在心中打定了主意,说了一连串话将苗木堵了回去,“是不要杀了苗木酱吗?但是苗木酱这样反正都要死的,还不如让我杀了贡献点价值吧。”
“那也太不讲理了吧。”即使被王马威胁着,苗木也还是没有什么害怕的表现,这并非是他对死亡无所畏惧,而是他明白,王马并不会为此杀了他。他甚至还伸出手抚摸着王马刚刚探出头的猫耳。
王马皱起眉,似乎十分生气地瞪着苗木。正当苗木以为他会说什么都说了多少次不要揉我耳朵的时候,王马以迅雷不及之势亲吻了苗木。
苗木一下子地瞪大了双眼,震惊得忘了反抗,王马满意地将舌头伸入苗木的口中与苗木的舌头纠缠起来。他紧紧地捧住苗木的头使之无法远离自己——苗木试图推开他的动作也因为力气太小跟调情没什么两样。
王马时而与苗木的唇舌纠缠不清,时而一触即离地舔过苗木的上颚,在充满掠夺性意味的亲吻之下,苗木很快从最开始的震惊转为迷茫,甚至还会无意识地迎合着王马强势的亲吻。
看着脸色终于有几分血色的苗木,王马终于心满意足地停止了攻势。
“尼嘻嘻,和苗木酱接吻的感觉真不错呢~”
说完他又舔了一下苗木的嘴唇。苗木终于从迷茫中回过神来,虽然他恨不得躲得远远的,但这显然没地方让他躲。
“王马君,”苗木神情复杂地问道,“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因为我觉得想变强的话比起一下子就把苗木酱杀掉,还是留着更有用吧。”王马将嘴凑到苗木的耳畔轻声说,“更何况你对我的渴求都到了接吻你都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这么善良的我怎么能放着不管呢!”
“等等——”
苗木被王马一下子推倒在床上。
“呐,苗木酱,你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活下来吧?”
“诶?”
“你的魔力链接出现了故障,不仅无法使用魔法,连用普通的方法签订生命链接契约都不行。”
苗木一言不发地偏过头去,将红透了的耳垂暴露在王马的眼前。
“所以现在让你活下来的唯一方法就是进行粘膜接触,从刚刚来看只是接吻的话远远不够——”
王马每多说一个字,苗木的脸颊便红了一分。
“所以说,苗木酱~”
王马的眼睛变得闪闪发光。
“和我做吧!”


TBC


鬼知道我明明只是想开个车为什么还要搞设定

【最苗】Valentine‘s Day

啊啊啊啊啊啊姐姐我爱你!!!

岩Kiro:

在白情发情人节的文我也是挺不容易的(ง •̀_•́)ง
好久没有写完一篇正经的文了,我!被我自己感动了!!!
来!吃我!最苗!安利啊!!!!
最苗有鸡磨好吃!!!!!
雷的也!不要打死我!!!
写文真开心啊~我果然是写了会更喜欢这个cp的类型呢(ฅ>ω<*ฅ)


注意
☆最原终一×苗木诚 《弹丸论破》
☆设定是类似才育的世界,非常和平
☆角色无比崩坏ooc非常傻白甜
☆文笔渣
☆雷者勿入勿入勿入



——最原君,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正进行着寻找走失的猫委托的最原收到了来自同班同学赤松的简讯。
最原看到邮件犹豫了一会儿,顶着寒风回复了对方的。
——如果工作顺利完成的话会有空,赤松桑是想要我参加明天舞园桑团队的演唱会吗?
——是,因为上次反响很好舞园桑又邀请了我去演奏。最原君有空的话就太好了,门票的话苗木君已经放在侦探所的邮箱里了。
诶!?
最原顿时愣在原地,虽然猜到门票很有可能已经寄过来了,但他实在没想到会是苗木亲自送到他住的地方。
——我知道了,谢谢。但是为什么苗木君会?
——苗木君和朋友到最原君家附近玩,多出来的票本来是想给朋友的,结果他朋友约好和女朋友那天晚上去游乐园,苗木君刚好想到最原君家在附近就送给你啦。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又让我告诉你。
最原本想问为什么他不亲自告诉自己,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知道了,赤松桑,谢谢你。我会尽量抽空去的。
——不用谢,不过苗木君好像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呢。
收回手机后最原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热,他的心脏也快速跳动着。
从赤松陈述的事中,敏锐的他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可能性。
正是这种可能性令他他感到无比雀跃。
转念却又想到这种可能性依然渺小后他又冷静了下来。
街上的店面都装饰成了迎接节日到来的模样,或许是受到这股气氛的感染最原才会因此而萌发了这样的念头。
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之后没多久最原便从小巷子里找到了那只猫。虽然刚开始那只猫对他非常抵触还有把他的手给抓出了伤口但最后还是安全地送到了委托人的家。
回到家洗完澡后,劳累了一天的最原立刻躺在了床上。床头柜上放着演唱会的门票,最原拿起它凝视了许久,另一只放在嘴上做出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然后他决定去床下多做几个平时锻炼的俯卧撑。
最原还是没有去演唱会,即使他的叔叔在比平时更忙的情人节强硬地给他放了一天的假。
明明以往的这个时候还是照常打工,今年却变成这样。
为什么要拒绝?还为此撒了谎。
苗木与他的交集并不少,但也无法归类为亲友,只能算是关系还不错的朋友罢了。与对方关系变得良好的契机也不过是因为最原被卷了了苗木不幸的日常之中。


<<< <<< <<<


最原正在进行为身为超高校级的侦探的他所定制的专业课程,寻找超高校级的饲育委员田中眼蛇梦走丢的狗,这是他入学一周以来第四次找这只狗了,说是走丢但实际上根本就是偷溜出去玩了。
而他能来找这么多次,他的专业课也当然尽是这样的内容。这让原本就只是因为偶然解决一个案件才被选为超高校级的他颇受打击,特别是在另一名侦探的对比之下。
根据目前所掌握到的线索,这只狗极有可能跑进了研究楼群尽头的树林之中,那个树林的大小找起来绝对够呛。思及此处最原便感到一阵头痛,不禁感叹起今天的自己还真是倒霉。
往常那只狗顶多是跑到校舍之类的地方,这个时间校舍里虽然不像早晨一样人多却也不少,无论是发现还是捕捉都要方便得多。
正当最原要蹲下调查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响以及抽气声。最原立刻向前方跑去,听声音的话那个人可能摔得不轻。
“真的是,不要再舔我了啦。”
与想象背离的是,摔倒在地的少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而一只小型犬正坐在他的胸口摇晃着尾巴伸出舌头喘气,那正是最原正在寻找的狗。少年支起膝盖,伸出双手穿过狗的前肢窝将狗的前半身稍微抬起来,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痒意他的眼角略带湿意,皱着的眉与扬起的嘴角组成无奈苦笑的模样,但是他看向狗的眼中却透露出真切的温柔。
最原稍微发了会儿愣,他认识躺在地上的少年。
“你没事吧?”
突然被人看到如此窘迫的一幕绕是苗木被吓了一跳才回答道。
“没有事。”
见到最原找到了它,小狗也不再跟苗木玩闹,一用劲便挣脱了没怎么用力的苗木的双手朝树林深处跑去。最原没有去追它,毕竟它玩够了就会跑回去,并不需要过多的担心。而相比起它,躺在地上的苗木更让人担忧。
最原的脚步偏移了修建精美的道路,踩上因春天的到来而再度萌发绿意的草地上,他弯下腰向已经坐起身的苗木伸出右手再一次问道:“真的没事吗?我扶你去保健室吧。”
“谢谢,但…”苗木苦笑着握住眼前白皙的手,顺着最原的力道站起来本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因为起身时的姿势不对而再次摔倒并把最原扑倒在了地上。
“呜哇哇——”
俩人一同发出呼声,承受着大部分冲击力和苗木体重的最原被摔得背部一痛再次思考起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如果倒下的地方不是柔软的草地他现在都可以进保健室了。
苗木紧张地撑起身离开最原的怀中:“最原君你没事吧?”
“……”
“最原君?”
最原凝视着苗木的眼睛,在苗木要再问一遍之前他终于开口了。
“嗯,我没事。”
不知为何,最原最近心中的积郁与沉重被一扫而空,在刹那间烟消云散。也许是因为他与苗木短短几分钟内的对调令人哭笑不得,以及苗木对他所透露出来的纯粹的关心吧。
距离入学才过去一周,不认识同班同学的话不认识对方再正常不过。最原之所以知道苗木则是因为一个巧合。
在他收到希望之峰学园的通知书后几天,叔叔朋友的珠宝店被偷盗了,结果那个小偷却因为被卷入了一个少年的不幸之中而进了监狱。那个小偷是一个惯犯,据他称自己一直很幸运,从未失手过。要不是那个少年他这次根本不会失手。
不说别的,最后逃脱的时候还因为碾到之前少年丢失的饮料而翻车最后从快递员那里抢来的摩托车还爆炸了这一点就像是虚构的一样了。
“说起来那孩子和终一一个学校啊,好像当天晚上就收到了超高校级的幸运的通知书。终一你可别做什么坏事哦。”
叔叔最后调笑着加了句俏皮话。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特殊原因最原才会知道苗木,相对的苗木知道他这点让最原非常惊讶。
当初他所破获的虽然是影响极为恶劣的刑事案件,但由于他本人要求媒体并未公开他的个人信息,仅仅用天才少年侦探代替。网络希望之峰新一届学生的消息,他和同为侦探入学的雾切响子一样不能收到任何信息。在学校的行事上他也十分低调,不像一些学生一样非常张扬。
为了防止再次摔倒俩人谨慎地扶住草地才站起身。
“苗木君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的专业课老师说今天放假,我本来想逛一下结果被田中君的狗偷走了钱包,然后我就追到这里来了。”
“诶???那你钱包已经拿回来了吗?”
“刚才已经哄它还给我了。”
“苗木君很喜欢狗吗?”
“嗯,只要是狗我都喜欢。我小时候也有养过狗,但它现在已经死掉了。”苗木刚开始的语气十分轻快,但说到后面却变得沉重了几分。
“抱歉,我没想到这个。”最原见状急忙道歉。
“这不是最原君的错啊,而且也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已经没事了。”苗木反而被最原吓了一跳,“说起来最原君为什么会在这里?”
最原将自己来这里的前因后果给苗木说了一遍后,最后两人决定一起去找狗。
“最原君真厉害啊。”
将狗送回饲育小屋之后两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聊着天。
“没有啦,我在叔叔事务所打工的时候很多都是这样的委托。”
“但是最原君是真的很可靠啊,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吧。”
“谢谢。”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最原只好笑着回应了苗木。
“说起来最原君不戴帽子的时候感觉很帅气呢。”
苗木指的是刚才摔在地上时那会儿最原帽子掉下来的时候。
“……”
苗木抬起头看向最原,他的双颊因为疲累而变得通红,眼中也仿佛闪烁着光芒。
最原沉默地看着苗木,并没有接话,下一刻他白皙的脸也浮现出了红晕。
“谢谢。”
最原拉低了帽檐。


<<< <<< <<<


最原被撞了一下才察觉到自己已经走到演唱会举办地点附近,这个时候演唱会已经开始了,所以并没有拥挤的人潮。
其实他并不是不想同苗木一起度过,这段时间希望之峰学园都在放假,他与苗木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只是当他正准备按下发送的时候,先前圣诞节演唱会坐在他前排的苗木脸上带着非常开心的笑容专注地看着舞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不想再看见那样的苗木。
那样的苗木喜欢着舞园的可能性让他本能的抗拒着。
一道熟悉的呼声打断了最原杂乱的思绪,当最原意识到这是谁发出的声音时他已经向那里奔去了。
不出所料,是苗木。
“苗木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苗木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最原:“最原君?!你不是在工作吗?”
“我已经忙完了,打算来看一下还能不能入场。”
看似无懈可击的答案一时间说服了苗木。
“我把演唱会的门票弄丢了。”
苗木挠着脸颊无奈地说。
最原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突如其来的欣喜压抑不住地向全身蔓延。他明白这所代表的意义,这让他狂喜起来。
“苗木君在说谎吧?”
听到最原这么说的苗木瞪大了双眼:“怎么会?我是真的把门票弄丢了。”
“就算是真的,也只不过是借口。”最原的口气变得非常强硬,他的眼眸中迸发出灼人的光芒,“苗木君只要和舞园桑打声招呼就没问题了吧,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那是……”
最原利落地打断了苗木的话:“而且现在演唱会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为什么苗木君没有一开始就离开呢?”
苗木被与平时截然不同咄咄逼人的最原气势所压倒,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再度被绊倒向最原摔去,有所准备的最原将他抱入了怀中。
“我喜欢苗木君。”
无比坚定的声音让苗木颤抖了一下。
“我并不会开玩笑这一点,苗木君应该很了解吧。”
苗木开口轻轻应了一声。
“苗木君也喜欢我吧。”
最原低下头在苗木耳边轻声说道,此时苗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裸露在外的耳朵已经红透了。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怎么会这么刚好的在侦探事务所附近,所谓的朋友爽约只是谎言罢了,那个朋友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苗木怎么会弄丢他非常喜欢的偶像的门票,不仅没有选择进去,还锲而不舍地在这么寒冷的夜晚待了半个小时。
被最原戳破心事的苗木不再埋着头,他在最原的注视下点了一下头。
“和我交往吧,苗木君。”
最原开心地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让他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他满脸通红地松开了苗木。
“抱歉,我太激动了。”
“没,没关系,最原君你的工作很累吧,比起参加演唱会还是休息更好吧,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苗木已经意识到了先前的最原的回答有着漏洞。
“我想要见苗木君。”
除了想要见苗木,最原也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完他和苗木的脸又红了几分。苗木从口袋中拿出包装精美的方形扁平盒子递给了最原。
“这是?”最原接过盒子问道,虽然他从看到这个盒子的第一眼就已经明白这是什么了。苗木一开始就想要对他告白的认知令他无比雀跃。
“……我自己做的巧克力。”苗木对于最原这明显是装傻的行为感到震惊。
“谢谢,我非常喜欢。”最原牵起苗木的手,笑着说,“一起去游乐园吧。”


FIN


谢谢看我的傻diao文!!!!!
还有真的非常感谢妖精桑,我第一次被人这么夸超开心的qwq!!!!